當教育遇上電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4-22 10:44:45  瀏覽次數:

圖書信息

書名:當教育遇上電影
著者:路文彬
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書號:978-7-5336-7613-1
印張:9.25
開本:32
頁數:264
出版時間:2018.9
定價:36元

內容簡介

本書精選《鄉村女教師》《熱淚心聲》《魯冰花》《死亡詩社》《鳳凰琴》《霍蘭德先生的作品》《心靈捕手》《蒙娜麗莎的微笑》《放牛班的春天》《卡特教練》《自由作家》《地球上的星星》《叫我第一名》《三個白癡》《王者人生》《墊底辣妹》16部中外學校教育主題電影,對每部電影傳導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理想等加以解讀,讓讀者分享真正的信仰之力和教育之美。

作者簡介

路文彬:作家、學者、翻譯家;北京大學文學博士,北京語言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出版有長篇小說《流螢》《天香》《你好,教授》,隨筆《閱讀愛情》《是誰傷害了我們的愛》,論著《歷史想像的現實訴求》《視覺時代的聽覺細語》《視覺文化與中國文學的現代性失聰》,兒童文學作品《一月的寵物》,以及譯著《迷失的男孩》《我母親的自傳》《安琪拉的灰燼》《女性與惡》《鳥兒街上的島嶼》《動物英雄》等。


編輯推薦
 
獻給教師的奏鳴曲
在十六部電影里
尋找教育的真諦



目錄


《鄉村女教師》:長大后我就成了你
《熱淚心聲》:奇跡是如何創造出來的?
《魯冰花》:孩子,我拿什么來佑護你?
《死亡詩社》:“哦,船長!我的船長!”
《鳳凰琴》:因為深情,所以堅持
《霍蘭德先生的作品》:夢想喑啞而愛依然可以歡歌
《心靈捕手》:你失去的只是過去,不是未來
《蒙娜麗莎的微笑》:折斷亞當的肋骨
《放牛班的春天》:失敗者的作為
《卡特教練》:別拿體育不當教育
《自由作家》:愛永遠比仇恨更正確
《地球上的星星》:給孩子一個慢悠悠的童年
《叫我第一名》:請接受有點不一樣的我
《三個白癡》:學習是存在,不是占有
《王者人生》:棋盤上的拯救
《墊底辣妹》:目標從不阻礙挺進者的道路



內文節選
《蒙娜麗莎的微笑》:折斷亞當的肋骨

        這是一部關于女性的電影,講述的是發生在美國著名的威爾斯雷女子學院的故事;盡管它發生于1950年代,但卻讓我想起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女性,想起那時一位叫考文垂·帕特摩爾的女詩人寫就的一首名為《家宅里的天使》的詩作。在這首詩作里,女人作為天使的完美,其實就是作為仆人和妻子的完美。男人對于女人的贊美,便是對于她所提供的無微不至的服務的贊美。
        與此同時,我還想到了弗吉尼亞·伍爾夫,想到她在《女性的職業》一文中針對這個天使的描述:“她極富同情之心。她魅力非凡。她一心只為別人。她最擅長攻克家庭生活里的難題。她天天做出犧牲。倘若有雞吃,她必只吃雞爪;倘若有穿堂風,她必只坐在風口——一句話,她就是這樣被形成的,從來沒有把丁點心思留給她自己,而寧愿總是想別人之所想、急別人之所急。最重要的一點是——不必我多說——她很純潔。她的純潔可以說是她最大的美德——她因羞愧而泛紅的臉頰,她那優雅的體態舉止。在維多利亞女王統治的最后幾年當中,每一座家宅里都有一個天使。”
        然而,為了成為自己,弗吉尼亞·伍爾夫最終殺掉了這個家宅里的天使。不過,遠非所有女人都有這樣的智慧和勇氣,即便跨入了今天這個21世紀,我們的女性又比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或者1950年代美國威爾斯雷學院中的女性進步多少呢?
        我發現,在我那些精干好學的女碩士、女博士中間,仍有相當一部分人是把婚姻置于個人的前途之上的。她們最常做的兩個噩夢:一是沒考好試,二是沒嫁得出去??梢?,“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的老調,對于她們仍舊是有效的。所以,雖說好多年已經過去,但《蒙娜麗莎的微笑》的現實意義同樣有效,而且悲哀的是,它可能還將繼續有效下去。
        片中的女主角凱瑟琳是個不諳世事的年輕人,僅憑一己的熱情和想象,就冒冒失失地應聘到了全國最保守的威爾斯雷女子學院的美術史系。這里需要提一筆的是,凱瑟琳是個有男朋友的姑娘,但在面臨自己前程的選擇時,這對于她卻不存在任何障礙。她首先屬于她自己,愛情不在自我之上。
        魯迅《傷逝》里的子君說:“我是我自己的,他們誰也沒有干涉我的權利!”但終究,她還是要依賴涓生、依賴愛情的。而凱瑟琳可不依賴這些,她是真正屬于她自己的。這個年輕人想與眾不同,想走少有人走的路,她的選擇意味著個性和自由,所以她的選擇似乎根本沒有錯。
威爾斯雷的開學儀式極其隆重,學生代表用木槌敲擊門板,校長問道:“是誰在叩響學習之門?”
        學生回答:“我是每一位女性。”
        校長問:“你在尋求什么?”
        學生回答:“通過努力學習以喚醒我的精神,并將我的一生奉獻給知識。”
        “那就歡迎你,所有隨你一樣尋求的女性都可以走進這里……”校長正式宣布新學年開始。
        此情此景令凱瑟琳感到欣慰,她的嘴角浮現出淡淡笑意。“通過努力學習以喚醒我的精神,并將我的一生奉獻給知識。”這不也正是她所尋求的嗎?
        不過,開學儀式上的欣慰之情并沒能保持到課堂上,凱瑟琳的第一堂課便遭遇了來自學生們的下馬威。
        她播放的第一張繪畫作品幻燈片還沒等開講,便被將它瓊交代了個一清二楚。接下來,她的每一次講授都要遭到學生們的正確搶白,這不能不讓凱瑟琳以為她們已經上過美術史這門課程。而事實是沒有,這不過都是些學霸級的人物,開課之前就已先行將教材預習了一遍。
        凱瑟琳當場有些崩潰,講臺下的女學生們卻個個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不懷好意地望著眼前這位尷尬的女講師。更為過分的是,未經老師的允許,她們便膽敢擅自離去,表示完全可以去自學。
        凱瑟琳最后一個離開教室,那情境真有點慘不忍睹。
        隨即,校領導又將凱瑟琳請進辦公室,進行了一番質詢,并對其在論文中給予畢加索的高度評價予以了詰問。觀點的碰撞讓凱瑟琳初步領略到了這里學術氛圍的真實情狀,更有秘書向她透露過此地人際關系的復雜,因此凱瑟琳難免沮喪至極,給男友保羅打去試圖尋求安慰的長途電話。
        晚餐時,室友阿曼達也在提醒凱瑟琳,過于獨立不羈會讓這里的人覺得恐懼。顯然,沒接觸多久,她便看出了后者的某些個性?;蛟S,是因為兩人有些許相似之處的緣故吧。
        第二堂課,凱瑟琳故意播放了一張讓學生們感到陌生的幻燈作品,蘇汀繪制于1925年的一幅表現主義畫作。這幅畫看上去扭曲、血腥,引發了同學們的爭議。柏蒂甚至干脆否認它是藝術作品。于是,凱瑟琳索性為她們進行了藝術標準的啟蒙,用她的話說就是:“讓我們嘗試下向一種新理念開放自己的頭腦吧。”
        保守是一種慣性力量,究其實際,也是一種維系個人安全的潛意識需求,但它卻是以出賣自由為代價的。凱瑟琳有意用現代主義的自由藝術理念沖擊一下威爾斯雷學院這些自以為是的女生,想要撼動傳統理念對于她們的禁錮。然而,撼動意味著安全感的喪失,意味著暫時的迷茫和疼痛。被禁錮的頭腦往往很不喜歡這樣。
        所以,柏蒂、吉賽麗和康妮等人不會領受這位新講師的良苦用意。私下里非議她時,柏蒂使用的詛咒是“沒有男人想要她的”,康妮則猜想“她絕不想要孩子”。顯而易見的是,在這些女生的眼里,結婚生子對于女人才是首要的。一個沒男人要的女人、一個不想生孩子的女人,無疑就是一個失敗的可憐女人。
不過,對此吉賽麗倒是持有不同的意見。她特意向柏蒂解釋道:“像凱瑟琳·沃森這樣的女人不結婚,是因為她們不想選擇婚姻。”而柏蒂的反應卻是:“沒有女人會選擇沒有家庭的生活……”
此時的柏蒂正在籌備自己的婚禮,她一定不愿聽到人們對婚姻的消極性評價?;蛘哒f,她與吉賽麗完全屬于不同的兩類人吧。一個循規蹈矩,堪稱女孩典范,一個放蕩不羈,典型的不良少女。隨后兩人因為吉賽麗包里的避孕套發生的爭執,也已然證明了這一點。
        一向正統的柏蒂不能容忍有傷女德的行為存在,于是將校醫阿曼達給女生發放避孕套的事情撰文發表在了校報上。不能不說柏蒂是個富有正義感的女孩,但問題是,她的這種正義感到底是出自自由的良知還是權威的規范呢?答案并不存在爭議。無論在學校還是家里,柏蒂從來都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當她告訴母親,自己想要未婚夫斯本瑟在婚禮上朗讀詩歌,可他卻不情愿,故此自己只好妥協時,母親立即將她叫到一邊,狠狠訓斥了一頓:“一個好妻子應該讓丈夫以為事事都是出自他的主意,即便在事實并非如此的時候。”
        柏蒂的母親讓我們看到了她在生活中對于女兒的教育,那便是毫無原則地取悅自己的丈夫。而在威爾斯雷,一項歷史悠久的滾木環游戲運動讓我們看到的則是,能夠第一個把自己嫁出去,這可是多么令人歡欣鼓舞甚至是感人至深的幸運啊。
        這里的一切儼然就像南希老師的禮儀課一樣,即是教會女生如何盡心盡力為自己未來的丈夫提供完美的服務。恰如南希對她的姑娘們所教導的:“幾年后你們唯一的責任便是照顧你們的丈夫和孩子。”她告誡她們:她的滿分并不難取得,但至關重要的分數卻是由她們未來的丈夫打出的。
        漸漸地,凱瑟琳認清了威爾斯雷的面目,這里有太多的標簽:正確的家庭、正確的學校、正確的藝術、正確的思維方式……所謂正確的,就是避免你再有別的選擇。而這對熱愛獨立自由的凱瑟琳來說,明顯是格格不入的。她需要有所作為,有所作為就需要打破正確的桎梏。所以,她無法理解對自己抱有好感的意大利文教授比爾那種隨遇而安、習以為常的處事態度。
        當然,要想在威爾斯雷順利待下去,你也只能遵從比爾這樣的處事態度。否則,阿曼達的結局便是你的結局。置身在南希、阿曼達和比爾中間,凱瑟琳該何去何從?
        瓊找上了門來,她對凱瑟琳給自己的一個C相當不滿意,但凱瑟琳卻毫不客氣地說,她已經很仁慈了。談話期間,凱瑟琳將柏蒂發表在校報上的那篇社論順便剪貼在墻上。不難看出,她對這些學生是心懷不滿的。只是,她的分數并非出于替阿曼達在報復,是她的確認為瓊抄襲了斯特勞斯的文章。實際上,凱瑟琳這是在向后者那一貫循規蹈矩、缺乏主見的學術作風宣戰。她想讓瓊學會的,就是動用自我的頭腦去思考、去寫作。
        暫時,瓊還不可能領會凱瑟琳的用心,因為她從來就沒發現自己身上存在有什么問題。她生活在正確的家庭、學習在正確的學校、接受著正確的藝術、運用著正確的思維方式……她的成績一直以來都是清一色的A,還是學院詩社社長、辯論隊隊長、網球俱樂部副隊長、園藝社團創始人,等等,等等。然而,凱瑟琳并不買她這些輝煌成就的賬。她在瓊的檔案里注意到她又是一名法律預科生,于是便問及她打算去哪里就讀法律?瓊的回答是,她壓根就沒想過這個,她畢業后的明確打算是結婚。
        凱瑟琳當即給予瓊的建議是:“你可以二者兼顧。”接著,凱瑟琳追問瓊,如果她可以攻讀法律,會選擇哪里?瓊想了想,說:“耶魯。”耶魯大學為威爾斯雷學院提供有一個非正式的名額。
        凱瑟琳隨即提醒她道:“但你卻并沒有認真考慮過此事。”凱瑟琳在試圖啟發瓊的思維,讓她將目光轉移向個人的未來。作為一名教師,凱瑟琳首先要做的就是為學生負責,讓自己的教育參與到有益于學生人格成長的力量當中去。為此,你有時不得不無視學校的利益,因為學校和學生個人常常并非是利益的共同體。
        校方可能不會理解,學生也未必會理解,可是身為教師,你應該明晰自己需要堅持的是什么?所以,在考試的課堂上,凱瑟琳將一份耶魯大學法學院的入學申請書悄悄遞給了瓊。她用行動激勵和推進著瓊邁出威爾斯雷女生千篇一律的狹小人生天地。
        然而,不等瓊邁出這一狹小天地,柏蒂已經先行正式踏入這一狹小天地了,她同斯本瑟舉行了極為隆重的婚禮?;槎Y一開始,我們便可注意到,柏蒂正努力按照母親指引的方向,對夫君極盡討好之能事。
        對凱瑟琳而言,這場歡慶的婚禮和威爾斯雷一樣令她感到壓抑。比爾與吉賽麗之間的曖昧、南希怨婦心理的惡意發泄、只為男人而開心的女人們……婚姻,仿佛就是男人恩賜給女人的歸宿。
        為了進一步打開學生們的心靈,凱瑟琳將她們帶到抽象表現主義畫家杰克森·波洛克的畫作前??墒?,這幅激動著凱瑟琳的作品卻讓她的學生們一個個表現得無動于衷。不過,凱瑟琳并不要求她們評論,也不要求她們喜歡,她僅僅要求她們靜下心來,好好思考它。那么,這一雙雙純真、謹慎的眼睛,在那看似隨意滴灑的色彩和狂亂線條上究竟又能看出些什么來呢?
        不久,校長開始向凱瑟琳反映,一直有人在向她抱怨凱瑟琳的教學方法,有點不夠正統。校長直言不諱,她們都是傳統主義者;凱瑟琳若想繼續在這里待下去,就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思路。最后,她建議凱瑟琳少講一點現代藝術。這回,凱瑟琳終于感覺到一絲壓力了。
        蜜月期的柏蒂過得似乎沒有想象的那般美好,但他依然可以積極掩飾住自己的失落,并在得知瓊有去耶魯大學攻讀法律的想法時,極力說服她打消這個荒唐的念頭。柏蒂認定婚姻才是瓊想要的一切,而不是律師,她警告瓊:你距離你曾經想要的一切如此接近,而距離失去它也是如此地接近。凱瑟琳的多事更加劇了柏蒂對她的反感。
        凱瑟琳本打算獨自一人在威爾斯雷獨自度過一個安靜的圣誕節,然而,保羅卻跨越3000英里的距離,送來一個令她意想不到的節日禮物,他向她求了婚??墒?,凱瑟琳并沒有像她的那些女學生那樣,會為一枚訂婚戒指幸福得昏厥過去。相反,她的表現倒是有些不安。緊接著,便是保羅的悵然離去。
        不難理解,凱瑟琳并不認為他們已經做好了結婚的準備,事實上,三個月的分離已經讓彼此的心靈有了些隔膜。她不會為結婚而結婚。說起來,凱瑟琳同保羅的分手顯得有些任性,有些草率,但這卻符合她一貫追求自由獨立的個性。她是她自己的,不是任何一個男人的附屬。即便孤獨,即便寂寥,她也絕不尋求依賴。
        絕不尋求依賴的凱瑟琳絕不退卻,她繼續在自己的課上講授現代繪畫。這次,她選擇了梵高。她想讓學生們明白,要像梵高那樣,遵從自我的感受而非外在的表象去動筆;不要讓自己的藝術理念屈服于大眾的審美品味,全力堅持自己的完整人格。她給每人分發了一盒梵高的《向日葵》數字分解繪制材料,告訴她們可以按部就班復制,也可以……這時,柏蒂闖了進來。
        凱瑟琳當即毫不客氣地向她指出:“自打你結婚以來,已經缺了六次課、一篇論文以及其中考試。”
        對此,柏蒂相當地不以為然,同學們也持跟她同樣的態度,因為這就是威爾斯雷的傳統,為了結婚缺幾節課實在不算什么。凱瑟琳未免太也不近人情了吧。
        柏蒂厲色訓斥凱瑟琳:“不要因為你是個顛覆分子,就可以無視我們的傳統。”
        凱瑟琳馬上反擊道:“不要因為你結婚了,就可以不尊重這堂課。”
        “不要因為你沒結婚,就可以不尊重我。”柏蒂繼續不甘示弱。
        凱瑟琳威脅道:“來上課,交作業,不然我就讓你不及格。”
        “如果你讓我不及格,會有后果的。”
        “你在威脅我?”凱瑟琳不是不知道柏蒂的母親是威爾斯雷校董會的主席。
        “我在教育你。”
        “這是我的工作。”凱瑟琳用手中的筆在柏蒂下頦上比劃了一下,她的權威不容蔑視。
        所謂權威,就是權力在面對謬誤挑釁的時候,當仁不讓地行駛它自己的職責。它不是自以為是的高高在上,它不喜歡自大,它為平等而存在。作為教師的凱瑟琳,堅持的正是這樣一種權威。因此,身處同學們當中的凱瑟琳,并無權威容易造成的距離感。不然,威爾斯雷的一個秘密學生社團“亞當的肋骨”也就不會點名邀請凱瑟琳去做客了。
        參加活動的教師必須宣誓,必須無條件滿足學生們的某些要求。凱瑟琳都一一做到了。她坦率講述了自己的初戀,講述了她的訂婚和分手……她令這些學生欣喜,又令她們困惑??傊?,她是想告訴這些姑娘們,不是每一次戀愛關系都要走向婚姻的。
        也許有些學生會在思考凱瑟琳的所言所行,但是柏蒂絕對不會?;趯P瑟琳的不滿,她又一次在校報上刊文,重申女性應該在家庭中所承擔的傳統義務,并公開譴責凱瑟琳在向神圣的婚姻誓言宣戰,用顛覆性和政治性的教學鼓勵學生們拒斥其生來要完成的角色。
        看到這張報紙的凱瑟琳面色凝重地走進教室,她播放了一張又一張女性廣告幻燈片,上面的內容就是威爾斯雷畢業生的未來寫照。她們辛苦數年精心學得的淵博知識,竟然就只是為了滿足丈夫和家庭那點瑣碎的低級要求。
        她一遍又一遍地怒吼道:“這是什么意思?”
        最后,凱瑟琳說:“我放棄了,你們贏了……這是我的錯……”
        座位上的姑娘們都沉默著,她們理解了凱瑟琳眼里那閃爍的淚光了嗎?
        凱瑟琳來到校長辦公室,向她抱怨這些學生的問題,但校長卻并不認為凱瑟琳指出的那些問題是什么問題。氣憤已極的凱瑟琳一頭扎進比爾的課堂,大呼:“讓威爾斯雷見鬼去吧,我干夠了!”
        她向比爾抱怨說:“我以為這是一個培養未來領導者的地方,而不是培養他們的妻子。”她覺得自己受騙了,她無法眼睜睜看著這個國家最聰明女性的出路僅僅是男人的懷抱。這是大學,不是太太學堂??墒?,她們喚醒了自己的精神嗎?她們是在將一生奉獻給知識嗎?不折斷亞當的那根肋骨,女性何以獲得重生?
        比爾勸凱瑟琳留下來,從長計議,結果兩人迅速墜入愛河。這次戀情開始得跟她離開保羅一樣地草率,似乎僅是為了證明她并不為人們對比爾的風言風語所左右,她是自由的,她也尊重比爾的自由。緣于對意大利藝術的神往,比爾編造的意大利經歷博得了她的好感,而實際上她又了解這個男人多少呢?
        想要了解一個人永遠沒有那么容易,婚后的柏蒂過得并不幸福,斯本瑟總是不分時間和場合地在出差;這次連招呼都沒打,便把她一個人丟在舞會上,自己又去紐約出差了。此時,她已經隱約知道他的出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郁悶懊喪的柏蒂在雨夜來到父母這里,她不想回自己那個冰冷的家。然而,母親卻一個勁地將女兒往外推,并一本正經地告訴她:“斯本瑟的房子才是你的房子。”她要柏蒂回去耐心等待丈夫的歸來,并要她相信這都是為了她好。在柏蒂的母親看來,一個已婚女人的身份就是妻子,而不再是女兒,因為她必須聽從的是丈夫的權威,而不是自己父母的權威。
        從湯姆那里得知因為顧忌婚后兩人生活的不便,瓊放棄了繼續去耶魯深造的計劃,凱瑟琳又為瓊查找到湯姆讀書的城市其實還有七所大學法學院可以申請。當她乘坐出租車匆匆趕到瓊的住所,告訴瓊完全不必為結婚中止自己的學業,并為自己所能做的深感開心時,瓊卻告訴她:“我們已經結婚了,我們趁周末期間‘私奔’了……”
        凱瑟琳失望而又尷尬,她認為瓊沒有必要如此選擇。但瓊的意志卻很堅決:“我想要一個家,一個家庭,這不是我要犧牲掉的東西。”
        瓊振振有詞,辯稱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的語氣明顯是在指責凱瑟琳干涉了自己的生活。那么,凱瑟琳還能說些什么呢?她只好給予以瓊擁抱和祝福。
        令凱瑟琳失望的不只有瓊,還有比爾;在威爾斯雷,她好像無法有所作為。
        威爾斯雷的姑娘們對于婚姻生活無不充滿著童話般的向往,因為她們無不處在美夢之中,可一旦她們覺醒了,我想,就會像瑪麗蓮·弗倫奇的女權主義小說《女人的房間》里的米拉那樣,輕易患上婚姻的恐懼癥:“每當她想起和蘭尼結婚時,腦海里便會浮現出這樣的畫面:她一個人,跪在地上,擦著廚房的地板,嬰兒在隔壁房間里啼哭,蘭尼卻和朋友們在外狂歡。他仍然堅持生活就是享樂,可是,如果她讓他多承擔一些責任,她就變成了束縛他的苛刻的妻子——不了解男人的母老虎、黃臉婆。她看到自己眼淚汪汪地向他哭訴,而他則毫不理會,昂首闊步地出門和他的伙伴們一起尋歡作樂。”
        試問,柏蒂的婚姻生活距離這樣的畫面還遠嗎?
        事實上,柏蒂早早在心里構筑的那個美妙婚姻殿堂已然坍圮。她終于發作了,在宿舍破口大罵吉賽麗是個妓女,而其實她是在嫉妒這個我行我素的同學。至少,這個有著童年心理創傷和戀父情結的吉賽麗是比她自由的,她是在為自己活著。
        吉賽麗理解柏蒂的壓抑,因為她在街頭無意中目睹了斯本瑟與情人約會的那一幕。所以,她沒有被柏蒂激怒,而是將情緒失控的柏蒂緊緊攬在了自己懷里。女人不該為男人相互傷害,她們應當彼此相愛。
        時間和現實正悄然改變著學生們對凱瑟琳的看法,她們開始向她靠近,選她課的人數竟創下系里有史以來的記錄。
        走進辦公室,凱瑟琳突然發現,到處擺放著學生們臨摹的梵高的《向日葵》。但是,每一幅都是不同的,她們沒有選擇按部就班復制,而是按照自己的體會畫出來的。這些鮮艷動人的向日葵仿佛就是一個個活生生的面孔。
        恰在這時,康妮和一群手持向日葵畫作的同學們走了進來。她說:“這是瓊的主意。”
        瓊將自己的畫作放在胸前,對凱瑟琳說道:“這回你會記住些我們別的什么東西了吧?”
        同學們紛紛涌向凱瑟琳,簇擁著她。
        被感動的凱瑟琳不想在同學們面前落淚,她走了出去。
        畢業季到了,凱瑟琳應邀回到校園參加同學們的畢業典禮。柏蒂請求她幫自己聯絡一下她在格林威治村的朋友,她要同吉賽麗一起去那里重新開始自己未來的人生。她不再是母親的乖乖女,不再是家宅里的天使,她要做她自己。生活告訴她,可以真正依靠的唯有你自己。柏蒂覺醒了,她要拒絕繼續維持蒙娜麗莎那表面的幸福微笑,供人欣賞,她要直面自己內心的世界。
        柏蒂問凱瑟琳是否會繼續留在威爾斯雷?以后她想來拜訪她。凱瑟琳沒有回答。盡管她已接到校長下一學年的聘書,但是沒有商量余地的四個前提條件又等于拒絕了她。當初僅因為宿舍不允許使用電熱板,凱瑟琳便選擇了離開,如今面對這些教學和生活上的種種限制,凱瑟琳又怎么能夠待得下去呢?
        凱瑟琳在信中和每位同學做了告別。
        這是柏蒂為校報寫下的最后一篇社論,她想要將它獻給自己的老師凱瑟琳。文中,她稱她是一位非凡的榜樣女性,促使她們通過新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柏蒂表達出了眾多同學的心聲。
        此刻的凱瑟琳即將踏上通往歐洲的旅程,去拜謁她心中的藝術圣地。也許還有新的壁壘等待著她去打破,也許還有新的陳規等待著她去解除,也許等待她的依舊不是圓滿的結局。但,那又有何妨?永不妥協的她不是始終在改變著什么嗎?
        坐著出租車離去的凱瑟琳瞥向車窗外,忽然,她看見身著學位服的柏蒂正騎著自行車奮力攆上來,同她揮手道別。她回過頭去,又看見康妮等一伙同學也正騎著自行車在后面緊緊追趕著。
        凱瑟琳潸然淚下,但隨即又開懷大笑。是的,不必傷感,這不是失敗的逃離。那些學生也不是在送別,她們這是在追隨。是的,追隨。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平 极速赛车高手规律 平民计划腾讯分分彩 全球期货配资基地 pk10历史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与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快三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与买卖关系 秒速赛车二期计划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