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池壩筆記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4-22 11:07:26  瀏覽次數:

圖書信息

作  者: 陳先發
出版社: 安徽教育出版社
出版年: 2014年9月
頁  數: 312
定  價: 48.00
裝  幀: 精裝
ISBN: 978-7-5336-7918-7



內容簡介

本書是詩人陳先發近二十年來涉及詩學、現象學、哲學、語言學、社會學內容的隨筆總集。本書體例別致、文筆奇崛、思辯尖銳,對當下漢語寫作有不可多得的啟示意義;亦可見出作者宏闊的知識視野、堅實的學理功底、敏銳的問題意識以及獨特的人文立場。



作者簡介

陳先發,詩人、作家。一九六七年生于安徽桐城。一九八九年畢業于復旦大學。著有詩集《春天的死亡之書》、《前世》、《寫碑之心》,長篇小說《拉魂腔》等。



編輯推薦

詩人陳先發最新作品
——以個人之力編修漢語寫作啟示錄
 


內文節選
 
〇〇一
思想對行動的無效性愈強,就愈成全其自身,它無與倫比的純潔性讓孤獨的人舍生以往。是飛矢爛于它的不動之中。是鏡子消融于我的顯隱之際。是磐石奔走于它的有無之間。
沒有賜予。沒有被讀。
 
〇〇二
過度讓位于修辭,是這一代人的通病。
語言牢牢占據著我們內心想要坐地成仙的那塊空地。當思想交出局限的自我,它者占據著這塊空地。我們退至修辭中呼吸??晒蚕矶豢杀徊鸾獾?,如微風拂過,凜厲無比。
 
〇〇三
一個人死去之后的存在感,是藝術所剩的最后一個難題。古詩經的箭鏃仍在射向我們的心臟,它的溫度,仍在將它射出者的手心搏動。無法追問我們將去何處,我們將被穿過。而我的箭矢也將洞穿那些早已死去的人。
藝術將死化為一種龐大的假相。在我的目力所及之處,并不存在任何一個局外人。比如,我們仍活在嵇康之中。而反過來,也是一個重要的命題。
 
〇〇四
有時我想,我究竟愛什么樣的女人呢?西爾維婭·普拉斯?葛麗泰·嘉寶或者柳如是?這樣一想,愛就變得毫無生機了。她們仗著什么活在我的心里呢?說她們是被悄然置換過的我自身,無疑是不可靠的。如果,她們僅是無名無姓,散坐在傍晚河邊,渾身濕透,乳房腫脹,只剩下器官之脹疼這一樣,只剩下獻身。
可悲劇在于,我愛的只是黑暗中的符號,是版本,是與本體若即若離的喻體。
 
〇〇五
在京城之夜路遇紅燈。我搖下車窗,問路旁妖嬈攔車的妓女:“以前做什么?”她猛地愣了一下,繼而哈哈大笑著說是“鄉政府的炊事員”。這一愣叫我難忘,它附著于笑聲混成的感染力,隨著我的車輪滾滾向前。這一愣之后,她貫通了,沒有斷裂,沒有消耗。她從她之中脫身而出了。
 
〇〇六
孤月高懸。心耳齊鳴。見與聞,嗅與觸,出與入,忽高忽低,忽強忽弱。心臟可以摘下來點燈,五官混成一體。
我若開口,便是陷阱。
 
〇〇七
死亡不值得贊頌,它遠非明覺本身。土中有,椅中有,布中有,溺中有。有則不滿,扣之恍惚。無中忽有,達到顛覆。
而自殺,是必須討論的問題。自殺是對既有的舍棄,也是對屈辱的回報,但它所指向的自足性是不可能完成的。除非我們對它的生一無所知。
 
〇〇八
黃葉飄下,亦為教誨。
 
〇〇九
當一條河流缺乏象征意義時,它的泡沫才不致被視為本質之外的東西。
 
〇一〇
最開闊的心靈源自獨裁。為專制而敲的鐘聲,是一把不銹的鑰匙。我們需要在語言與思想的結構中為獨裁立一個帶血的靈牌。
 
〇一一
有時我會誘導五歲的兒子在算術題上得出豐富的錯誤答案。這與老師們所做的努力正好相悖,也違反了既定教育的全部要義。但我要令他明白,規則源于假設,你要充分享受不規則的可能性,要充分享受不規則的眩暈與昏暗,要充分享受不規則的鋸齒狀幸福感,才不致辜負大自然在一具肉體成長時所贈予的深深美意。
 
〇一二
月缺,不一而足。
以其“不一”生不納之美,以其“或一”成不缺之相,以其“如一”證不失之心。
 
〇一三
父母命令我殺雞。我不能拒絕這個被生活縛定的使命。我提著刀立于院中,茫然地看著草坪上活蹦亂跳的死雞。我在想,我殺它的勇氣到底來源于哪里呢?我為什么要害怕呢?突然間想起了戊戌刑場上的譚嗣同,一種可怕的理想沖至腕中。是啊,我使出當年殺譚嗣同的力氣殺了一只雞。這無非是場景的變幻,正如當年的劊子手殺譚嗣同時,想到的不過是在殺一只雞。相互的解構,無窮的挪動,從具體之物的被掏空開始了。
 
〇一四
呆子,看槍——
她哭了。
舞臺上的湖水看著堤壩中的湖水。臆想中的光線與窗柵外的光線分立于簾子兩側。為了這種深深的相互映照,語言已積攢全部的勇氣做了準備。
 
〇一五
我想摔碎一只杯子。它的本質就是“碎”,只不過我必須先賦予它完整的名義才能將它再次擊碎。它生命的全部屬性在于撞上地面的那一瞬間。
 
〇一六
戰栗,是最古老的,也是最新鮮的;是唯一沒有遮蔽性的,也是事物最恒定的意義。
 
〇一七
假設松樹是自在的,它的蓊綠,是阻隔我與它的一堵墻壁。假設這就是界限,是絕望的本身,我們像兩個盲者各據一邊。
這種“假設”等同于它的蓊綠,可作壁上觀。
 
〇一八
一個人可以同時是猛虎又是騎在虎背上的人。而一個人不可能既是磅礴的落日又是個觀看落日的人。
 
〇一九
詩的意志力無法確立在炫技的沖動之上。炫技及其五彩斑斕的心理效應不能充足補償它在詩歌內部意志力上形成的缺口,但我們也不妨認為,炫技并非導致藝術窘境的根源。愈是空洞的時代,在與它對應的寫作鏡相中,就會涌現愈多的偏激天才,以炫技作為必要的手段,投其勇敢之心維系著那個時代本質上荒涼無收的勞作。
 
〇二〇
垂首久立于小院中。我身邊的所有物體都在鳴叫。那些微似芥末的昆蟲、那些深植于無用的棄物、那些狀似虬龍的老榆,既為頭頂星空的浩瀚而鳴,也為自己體內的浩瀚而鳴。我們以物相來識別事物,也深知從無一種鳴叫來自這表相。建筑于這強設之上的,是我們深知唯有語言才是能刺破萬相、溶它們于一爐的第三體。它驅動這悠久的鳴叫、雙向的格物,它呼應著我的不渴而飲。
 
〇二一
心中有烏托邦的麻雀嘴角淌血,它被鳴叫累垮之后形成的短暫空白,常被誤解為有所不鳴。
 
〇二二
語言向寫作者發出的呼救,要遠高于我們在寫作困局中對它的呼救。當語言被禁錮于它原有的狀態中,它的焦灼在一個時代的言說方式中漫延。偉大的詩人正受益于他牢牢地抓住了這神秘的呼救聲。
 
〇二三
行人把枯草中的繩子看作毒蛇而心生畏懼,與蛇形成印證的是不再是繩子,而是畏懼本身。是我們自身在蛇群中的繩子上滑動?;蛘?,我們有能力將一根真正的繩子化為一條蛇。
詩性的統領與即興的出入賦萬物以靈通。
 
〇二四
流星砸毀的屋頂,必是有罪的屋頂。我是說,我欲耗盡力氣,把偶然性抬到一個令人敬畏的底座上。
 
——用廿年之功建造詩學哲學巴別塔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平 贵州体彩11选五遗漏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青海排五开奖结果 福彩3d计划高手论坛 360山东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任选一怎么样 个股股票行情查询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 炒股票入门视频教程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