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碑之心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4-22 15:48:53  瀏覽次數:

圖書信息

書名:寫碑之心
著者:陳先發
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
書號:978-7-5336-8625-3
印張:8.25
開本:32
頁數:264
出版時間:2017.10
定價:48元
 
 
內容簡介
 
本書收錄詩人陳先發二〇一年〇年至二〇一七年創作的詩歌一百一十余首,其中,《與清風書》《丹青見》《前世》《白頭與過往》《姚鼐》《寫碑之心》等已成為當代詩歌的重要收獲。詩人在題材上的經營、語言上的敏感、結構上的考究、修辭上的推敲,以及對古典意象的現代表達、對傳統倫理的當下命運的思慮尤為引人注目。
 

 
作者簡介
 
陳先發,安徽桐城人。一九六七年十月生。一九八九年畢業于復旦大學。著有詩集《春天的死亡之書》(一九九四)、《前世》(二〇〇五)、《寫碑之心》(二〇一一)、《養鶴問題》(二〇一五)、《裂隙與巨眼》(二〇一六)、《寫碑之心》(修訂版,二〇一七)、《九章》(二〇一七),隨筆集《黑池壩筆記》(二〇一四),長篇小說《拉魂腔》(二〇〇六)等。
 


編輯推薦
 
二〇一七“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詩人作品
睽違經年,修訂重版
 
 
 
目錄
 
卷一
 
與清風書  〇〇三
白云浮動  〇〇七
雨: 喑啞之物  〇〇八
大雁塔  〇一〇
登天柱山  〇一一
風景  〇一三
化外  〇一四
魚  〇一六
丹青見  〇一七
前世  〇一八
從達摩到慧能的邏輯學研究  〇二〇
隱身術之歌  〇二一
秩序的頂點  〇二二
紀念一九九一年以前的皂太村  〇二三
偏頭疼  〇二四
木糖醇  〇二五
我是六楞形的  〇二六
魚簍令  〇二七
傷別賦  〇二八
青蝙蝠  〇二九
兩條蛇  〇三〇
街邊的訓誡  〇三一
悼亡辭  〇三二
母親本紀  〇三三
北風起  〇三四
戲論關羽  〇三五
器中器  〇三六
黃河史  〇三七
在上游  〇三八
最后一課  〇三九
端午  〇四〇
春風斬  〇四一
樹下的野佛  〇四四
病中吟  〇四五
兩岸  〇四六
陳繪水滸(選四)〇四八
秋日會  〇五二
村居課  〇五三
中秋,憶無常  〇五四
甲殼蟲  〇五五
秋贊  〇五六
絕句  〇五七
構圖  〇五八
乙酉年春日雜章  〇五九
黑池壩  〇六一
揚之水  〇六二
嗜藥者的馬桶深處  〇六八
捕蛇者說  〇七〇
天柱山南麓  〇七二
逍遙津公園紀事  〇七五
殘簡(選二十)  〇七七
鳥類的不朽(選二)  〇八八
 
律句  〇九〇
廊橋之側  〇九一
早餐與解藥  〇九二
謁三祖寺  〇九三
卡車之側  〇九四
新割草機  〇九五
銀錠橋   〇九七
 
卷二
 
白頭與過往  一〇一
中年讀王維  一一五
聽兒子在隔壁初彈肖邦  一一六
十字架上的雞冠  一一八
湖邊  一二〇
蟾蜍  一二一
你們,街道  一二三
孤峰  一三七
正月十五與朋友同游合肥明教寺  一三九
正月十五晚,醉后穿過壽春路橋  一四一
可以縮小的棍棒  一四三
懷人  一四五
翠鳥  一四七
姚鼐  一四九
同類  一六三
兩次短跑  一六五
本體論  一六六
難咽的粽子  一六八
良馬  一七一
暴雨頻來  一七三
晚安,菊花  一七六
垂柳  一七八
不測  一八〇
此時此地  一八二
 
卷三
 
口腔醫院  一八五
繩子的兩端  二〇三
膝蓋  二〇五
伐樺  二〇七
異響  二〇九
硬殼  二一一
睡經  二一三
老藤頌  二一五
箜篌頌  二一八
稀粥頌  二二〇
活埋頌  二二二
秋鹮頌  二二四
卷柏頌  二二六
滑輪頌  二二八
披頭頌  二三〇
垮掉頌  二三二
寫碑之心二三四
與顧宇、羅亮在菲比酒吧夜撰  二四九
杏花公園散步夜遇凌少石  二五一
游九華山至牯牛降一線  二五三
兩種謬誤  二五五
拉芳舍  二五七
 


內文節選 
 
與清風書
 

 
我想活在一個儒俠并舉的中國。
從此窗望出,
含煙的村鎮,細雨中的寺頂,
河邊抓蝦的小孩,
枝頭長嘆的鳥兒,
一切,有著各安天命的和諧。
我會演出一個女子破繭化蝶的舊戲,
我也會擺出松下怪誕的棋局。
我的老師采藥去了,
桌上,
他畫下的枯荷濃墨未干。
我要把小院中的
這一爐茶,
煮得像劍客的血一樣沸騰。
夜晚,
當長長的星座像
一陣春風吹過,
夾著幾聲凄涼鳥鳴的大地在波動,
我綠色深沉的心也在波動。
我會起身,
去看流水。
我會離琴聲更近一點,
也會在知冷知熱的小路上
走得更遠一點。
 

 
蛙鳴里的稻茬,
青藤中的枯榮,
草間蟲吟的樂隊奏著輪回。
這一切,
哦,
這一切。
我仿佛耗完了我向陽的一面,
正迎頭撞上自己堅硬又幽暗的內心。
我聞到地底烈士遺骨的香氣,
它也正是我這顆心的香氣,
在湖面,歌泣且展開著的。
這顆心,
正接受湖水緩慢蒼涼的滲透。
 

 
三月朝我的庭中嘔著它青春的膽汁。
這清風,
正是放棄了它自己,
才可以刮得這么遠。
這清風直接刮穿了我的肉體。
一種欲騰又止的人生,
一種懷著戒律的人生,
一顆刻著詩句的心,
一陣藏著獅子吼的寂靜。
這清風,
要一直刮到那毫無意義的遠中之遠,
像一顆因絕望才顯現了蔚藍的淚滴。
 

 
故國的日落
有我熟知的凜冽。
景致如卷軸一般展開了:
八大的枯枝,
苦禪的山水,伯年的愛鵝圖,
凝斂著清冷的旋律,
確切的忍受——
我的父母沉睡在這樣的黑夜。
當流星搬運著鳥兒的尸骸,
當種子在地底轉動它凄冷的記憶力。
 
看看這,橋頭的霜,蛇狀長堤,
三兩個辛酸的小村子,
如此空寂,
恰能承擔往事和幽靈,
也恰好撿起滿地的宿命論的鑰匙。
 
一九八六年二月作,二〇〇〇年四月改。
 
 
 
 
 
丹青見
 
榿木,白松,榆樹和水杉,高于接骨木,紫荊
鐵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著向上,針葉林高于
闊葉林,野杜仲高于亂蓬蓬的劍麻。如果
湖水暗漲,柞木將高于紫檀。鳥鳴,一聲接一聲地
溶化著。蛇的舌頭如受電擊,她從鎖眼中窺見的樺樹
高于從旋轉著的玻璃中,窺見的樺樹。
死人眼中的樺樹,高于生者眼中的樺樹。
被制成棺木的樺樹,高于被制成提琴的樺樹。
 
二〇〇四年十月
 
前世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體內去。
不必再咬著牙,打翻父母的陰謀和藥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盡了,
要為敵,就干脆與整個人類為敵。
他嘩地一下脫掉了蘸墨的青袍,
脫掉了一層皮,
脫掉了內心朝飛暮倦的長亭短亭。
脫掉了云和水。
這情節確實令人震悚:他如此輕易地
又脫掉了自己的骨頭!
我無限眷戀的最后一幕是:他們縱身一躍,
在枝頭等了億年的蝴蝶渾身一顫,
暗叫道:來了!
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兩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記,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淚水,
把左翅朝下壓了壓,往前一伸
說:梁兄,請了
請了——
 
二〇〇四年六月二日
免费网上兼职赚钱平 体彩广东11选五规则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焦作专业股票配资 福彩3d计划高手论坛 今天山西十一选五 陕西11选5前三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前三直 湖北新11选5 5码走试图 内蒙古快3预测今天蒙古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